济源旅游
 

愚公文化



目 录

愚公传说有几多

《列子·汤问》这样说

先贤发轫赞愚公

伟人“七大”讲愚公

愚公精神薪火传

实践开创新天地

引吭高歌唱愚公

 

愚公传说有几多

       在我国长期的封建社会里,道家学说就在“十大洞天之首”的王屋山地区广为传播。比如,道家重视实践的观点,提倡不辞辛劳、克己奉人的人生态度以及反对投机取巧的主张,无不影响着古代先民的思想和行为。在那个时期,就先民们的居住环境来说,一面是优美的自然风光,一面是缺水无路。因此,他们为改善生存、生产环境而进行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所有这些都为神话、英雄故事的产生创造了条件, “愚公移山”的典故就在这片神奇广袤的土地上长出。

         传说一:吕三太挖山

        相传很久以前,王屋山天坛峰下住着一个名叫吕三太的老头儿,脾气倔,好抬杠,身高七尺,力大无比。有一天,邻居家两头牛在牴头,越牴越凶,眼看要造成死伤。围观的人不少,但是没有一个敢近前。吕三太看到这情景,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两头牛的犄角,一下子就把两头牛都甩倒在地,旁边的人无不拍手叫好。

       吕三太性情倔犟,又如此力大如牛,再加上事事不肯服输,人们就送他一个绰号“别倒山”。

       吕三太一家世代住在一个小山坳里,出门就爬坡,吃水要翻上翻下绕几里路去挑山泉水,费时费力。有一天,他把家里人叫到一起,提出了劈山开路以缩短取水路程的想法,谁知却遭到家人的反对。吕老汉一气之下,就找铁匠打了一把大镢头,独自一人上山挖了起来。家人也不理他,本以为老人家干不动就会停下来,不料这犟老头日不错影早出晚归,一直干了一冬一春,竟然把小山包挖开了一个大壑口。全家人眼看拗不过他,又心疼他,生怕累出什么毛病,就一起帮他去挖山。这件事感动了村里人,于是在族长的带领下,男女老少齐出动,农忙种地,农闲挖山,苦干了数年,硬是挖通了门前的一座小山,并修出一条通往山泉的大路,自此,全村人出门干啥方便了许多,担水再也不用绕路了。

这个传说,应该就是愚公移山寓言故事的原始素材。

        传说二:愚公盘山

     “愚公盘山”是老人们一代一代传说的一句话。愚公盘山的地点就在王屋山阎洼。

       老愚公为啥要盘山?因为王屋山就堵在他家门口,出门就碰到王屋岭。别啥不说,仅吃水就是个大难题,得转到山东边,再下一道沟,到一条小河里去担。爬上爬下,挑一担水得半天时间,老愚公就想把王屋山劈开,在他家门口修条路,来往担水,弄啥都方便。

       当地有个财主叫智叟,看不起穷人。他见愚公劈山修路,就说愚公傻,耻笑他说:“哼,净是瞎掏傻劲,这么大一座山,你多长时间能把它劈开呀?”愚公说:“我这一辈子劈不开这座山,还有儿子;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不断,还怕劈不开这座山!”

       愚公劲儿大,他不管别人说啥,只管不停地劈山。这样,就感动了老天爷,派神仙把山背走了。话是这么说,实际是修路才把这个岭劈开的。劈这个岭可不是百儿八十个人、三年两年的事。他一挖,山低了,再经过常年雨水冲刷,路就慢慢出来了。

        愚公不姓愚,姓吕,叫“吕泰山”。因为智叟说他愚,才叫他“愚公”。(返回目录)

《列子·汤问》这样说

列 子

      《愚公移山》记录于《列子·汤问》一书。列子既是书名也是人名。所谓“汤问”,是殷汤与夏革的一场对话,对话的主题是讨论事物的“相对性”问题,如古与今、长与短、始与终、同与异、愚与智等。《汤问》篇中的主要故事有女娲补天、愚公移山、夸父追日、两小儿辩日、扁鹊治病、薛谭学讴、纪昌学射等。这些故事无论立意还是语言,都十分绮丽而有趣,成为古今流传的名篇或成语故事。

       这些寓言故事,多源于古代先民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表达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在人们口头相传的基础上,经过文人的收集、提炼加工而成,而有些就是口头传说的整理本。列子当时所居住的郑国距济源王屋山不是很远,且崇尚道家之术,因此就有了“他云游名山,曾入王屋山采集民间传说”。可以说,列子的创作对愚公移山的传播发挥了重要作用。

        《愚公移山》全文: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①。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

       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②,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③,达于汉阴④,可乎?”杂然相许。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⑤,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⑥,跳往助之。寒暑易节,始一返焉。

       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⑦也,而山不加增,何若而不平?”河曲智叟亡⑧以应。

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娥氏⑨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⑩,一厝雍南(11)。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12)焉。

       由上文可以看出,《愚公移山》不是一般性的寓言,它应该是古人的哲学观点、政治论述。寓言故事本身所揭示出的哲学思想特别是人们面对自然的态度,为未来的愚公移山升华为中华民族精神奠定了基础。

       注:

       1.仞:古代以八尺或七尺为一仞。

       2.惩:苦于;塞:阻塞。

       3.豫南:豫州南面。豫州,古九州之一。

       4.汉阴:汉水南面。⑤魁父:小丘名。

       5.龀(chèn):小孩七八岁换牙时叫龀。

       6.穷匮:穷尽。⑧亡(wù):无。

       7.夸娥氏:古代传说中的大力神。

       8.朔东:朔指北方,“朔东”指东北。

       9.雍南:雍州(古九州之一)的南部,今陕西、甘肃等地。

       10.陇断:山丘阻隔。

先贤发轫赞愚公

傅斯年

       在《列子·汤问》愚公移山诞生两千多年的时间内,这则寓言故事和大多数的寓言故事一样,一直尘封在历史的文献中,很少有人问津。时光流转到“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那时第一个关注《愚公移山》寓言故事的是著名思想家傅斯年(1896~1950年)先生,1918年11月,傅斯年在《新潮》第一卷第一号上,发表了本人撰写的一篇文章《人生问题发端》。在这篇文章中,傅斯年明确表示他的人生观念是:“为公众的福利自由发展个人”。为了不用许多话来做解释就能让人明白,他完整地截取了《列子·汤问》中“愚公移山”的寓言故事。他说:“这段小说把‘努力’、‘为公’两层意思形容得极明白了。”他还特别提到“群众力量”这个非常现代的观念,认为这种力量足以战胜一切自然界;又把自己的人生观念称作“愚公移山论”,其论点和内涵即是“为公”、“民众”、“努力”等方面。傅斯年的这篇文章明显是把愚公精神现代化了,成为当时新思想的重要代表。

徐悲鸿《愚公移山》油画

       第二个关注《愚公移山》的当属我国现代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徐悲鸿先生。1940年,在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刻,徐悲鸿先生以一个艺术家的审美和责任感,创作了不朽巨著《愚公移山》,意在借愚公“子子孙孙无穷匮也”和“山不加增,何若而不平”的气概,表达抗日军民的决心和毅力,鼓舞中国人民将抗日战争进行到底,并坚信一定能取得胜利。这幅画当时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影响。

伟人“七大”讲愚公

党的七大会场

       愚公移山的寓言故事在中国流传了两千多年,而真正赋予它政治生命力的是新中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同志。

       1945年春,中国革命进行到关键时刻,如何争取抗战的胜利,如何为革命的最后胜利准备条件,成为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艰巨任务。也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党的“七大”召开了,在这次重要会议上,毛泽东同志三次讲到愚公移山,提到了愚公移山精神。

       第一次是1945年4月24日所作的“口头政治报告”。在讲到自卫与反击的时候,毛泽东引用了《愚公移山》,先向大家复述了《愚公移山》的寓言故事。他说:“有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说是有一座太行山和一座王屋山,现在这两座山比较矮,从前比较高,不大好走路。有一个人名叫愚公,是一个很笨的老头,在他附近还住着一个老头名叫智叟,是一个很聪明的老头。有一天他们吵起架来,为什么吵架呢?因为愚公要把太行山、王屋山移掉,带着他的儿子孙子挖山、挑土。那个聪明的老头就告诉他不必挖了,太行山、王屋山这么高,怎么能挖掉呢?愚公说,这两座山虽然高,但是我死了还有儿子,儿子死了还有儿子的儿子,儿子的儿子死了还有儿子的儿子的儿子,父而子,子儿孙,孙孙子子,子子孙孙无穷尽,而山是不会再增高的。后来,有一个神仙为愚公的精神所感动,报告了上帝,上帝就派人把山移走了!”

      第二次是1945年5月31日所讲的“结论”。在谈到大会团结精神时,毛泽东指出:“我多次讲愚公移山的故事,就是要大家学习愚公的精神,我们要把中国反革命的山挖掉,把日本帝国主义这座山挖掉。”

毛泽东七大做闭幕词

       第三次是在1945年6月11日的“七大”闭幕式上。毛泽东以《愚公移山》为标题,把《愚公移山》的寓言故事正式写进闭幕词中。这篇文章开头是对“七大”的总结和评价,称这次大会是团结的模范、自我批评的模范,又是党内民主的模范。接下去就讲到如何宣传大会的路线,“要使全党和全国人民树立起一个信心,即革命一定要胜利”。接下来他在讲了“觉悟”的概念后,讲述了《愚公移山》的寓言故事,号召人们发扬愚公移山精神,推翻压在人民头上的两座大山,取得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

愚公精神薪火传

 

       自党的“七大”以来,愚公移山精神穿越时空,历久弥新,一直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的精神支柱之一,成为鼓舞全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有感召力的旗帜。

        1957年10月9日,一份来自山东莒南县的关于农业生产的报告送到了毛泽东主席的办公桌上,报告的题目是《山东省莒南县厉家寨大山农业社千方百计争取丰收再丰收》。毛泽东在这份关于厉家寨农业丰收的报告上,挥笔写下了“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厉家寨是一个好例”的批语。从此,厉家寨名播全国,成为全国农业战线的先进典型。我们今天看到的毛泽东手书的“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八个字,就是从当年毛泽东的批语中摘取的。毛泽东的批语,很快成为鼓舞全国人民改造山河的伟大号召。广大人民群众以前所未有的热情,积极发展生产,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20世纪五六十年代,最能体现毛泽东“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巨大号召力的是50年代济源县的蟒河综合治理和60年代林县(今林州市)红旗渠建设工程。

      红旗渠工程于1960年动工,1969年完成,历时十年余。它以漳河水为源,在山西省境内的平顺县石城镇设坝截流,将漳河水引入林县。红旗渠的建成,改善了林县人民的生存环境,解决了56.7万人和37万头家畜吃水问题,54万亩耕地得到灌溉,粮食亩产由100公斤增加到1991年476公斤。红旗渠因此被林州市人民称为“生命渠”、“幸福渠”。

       1971年荷兰纪录片大师伊文思来中国拍摄大型纪录片,得到周恩来总理的大力支持。影片长达12个小时,由12部各自独立的影片组成,比较全面地反映了70年代我国人民艰苦创业的精神,总片名就是根据周恩来的提议,用《愚公移山》来命名的。这部影片1976年在法国巴黎国家艺术影院上映,受到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和评论家的好评。